...............發發牢騷。

雖然我沒有絕對音感,但相對音感還算OK,尤其對高音特別敏感,差一點點的音高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刺激,獨奏也就算了,難免獨奏者自己會對曲子做點小變化,不難聽都可以接受,合奏的時候音高差很容易讓我瘋狂,每次聽孩子們(或者有時候不是孩子......)的絃樂演出,我都有一種很想奪門而出的感覺,已經拉得很好的孩子,我的耳朵也會忍不住揪出他不準的音.......雖然不斷告訴自己這是孩子學習的過程,我們要注意的是音樂,不是音高,但是整個過程真的對我還蠻折騰,曲子短,忍一忍就過了,曲子長,我實在是連拍手都快要拍不下去,管絃樂大合奏人多,有些樂器聲音大,尤其是打擊和大型的管樂器一出來,互相遮掩一下還可以有美好的效果,但是絃樂室內樂那簡直就是一點一滴的走音都變成一種折磨..........

CYMERA_20151212_102106 

為了讓阿寶感覺一下「合奏」的感覺,我也讓阿寶參加社區性的混齡學習樂團 (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EthosOrch) ,有個佛心的教授在帶,先撇過阿寶在人群中常有的走神和上課偶爾精神不濟、態度不佳的事情不談,我真是佩服帶團的教授居然可以在那種「10支提琴幾乎沒有人的音是準的」的狀況下忍耐著進行教學,阿寶上課四次,我忍耐著全程觀察了三次,第四次就逃出去散步了.......覺得自己從聲音一響起就很想吐血。

這也是我無法讓孩子學小提琴的重要因素......這實在太折磨我的心志,肯定會造成家暴,不然就是小提琴會被我丟出門外。

 

在低音部因為經驗比較少,我的耳朵比較欠缺訓練,對於音高就比較不敏感,但最近我還是發現在大提琴的聲部上1/8的音高差已經對我的耳朵開始造成威脅..........有時我看著鋼琴的調音師工作,心裡會想,或許我最適合的工作是調音師也說不定? 但我認真思考後覺得,我心裡的藍圖並不是這樣的狀況,我記得自己第一次上國樂團的時候,整團的學習時間平均是一年半(我是半年),年齡是國中生,音準上大致沒有問題,因為每個聲部的首席次席的聲量幾乎就可以壓過整個聲部,老師嚴格規定從音高到弓法大家通通要跟著首席走,於是整個和音和聲部的合作就可以很明顯地體會到,指揮老師確實有指揮的功能,樂團的趣味性也立刻可以感受到。

雖然參加現在這樣的樂團的確能讓阿寶學習到配合團體(但也要他自己態度好願意學)、同聲部的大提琴哥哥個性和態度又很好一整個就是優良榜樣,但我想我還是需要再更仔細想一想,或許感受樂團的況味還需要一些時間,順便拯救一下痛苦的耳朵。

 

阿寶練大提琴的時候,我好幾次都要忍不住跟阿寶說「音不準」(他雖然音感很好,但是基本上音不準他都懶得調整就當成耳邊風.......)「注意你的弓」...... 阿寶外婆一次在旁邊忍不住說:『媽媽太厲害也很可憐』......或許孩子練琴的時候根本就需要一個隔音室,保護媽媽的耳朵和孩子的自由? 或許媽媽無論如何應該在孩子練琴的時候忍耐著當個好聽眾? 或許我需要的只是一副優良的耳塞???

 

P.S. 最後這堂課還是停掉了,主要並不是因為音準的問題,而是阿寶完全沒有享受到合奏的一點樂趣,反而在完全不想練習、人家在合奏他不停講話(沒有人理他他還是講)、不願意聽老師的指示、對其他大哥哥大姐姐態度惡劣沒有禮貌以至於完全交不到朋友.......因為他和大多數的孩子年齡實在有差距,我覺得可能是社交能力GAP太大反而造成反效果,勸告/責罵/鼓勵都試過,但實在無法改善,我想也許真的是時機還不對.........個人課的時候老師還可以一對一想辦法糾正他,合奏這種事情完全就是要靠自律,我想在他可以好好遵守團體紀律之前,我不會再讓他嚐試了........

,
創作者介紹

阿熊+阿喵+親愛的寶貝們

小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