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742614_10153969563784791_4557106002847137444_n.jpg

媽媽的紓壓活動重新開始……
阿寶的合奏課直接中斷……(這樣對大家都好,他這堂課表現相對太出格)

這雙擱置八年的gallardo鞋子居然還沒壞真是太神奇,我變胖了,腳也有點腫,這雙鞋有點偏緊,但另外一雙國產鞋又怕有點包覆性不足,不太想穿(放更久了....那雙至少放了十年吧,可以穿真是太神奇),還有一雙鞋子內的金屬片被我跳斷又重新釘上更厚實的金屬板的gallardo居然也還是好的,總覺得這幾雙貴松松(三雙加起來應該破萬了吧?)的舞鞋真是充滿了歲月的回憶。
舞裙做成鬆緊帶真是睿智,至今還是可以穿
身體還記得一點感覺,但頭腦已忘記所有舞序
扇子的扇骨已經斷了一半,通通用膠帶&保麗龍膠黏起來,若無其事繼續用,扇釘已經生鏽到被我不小心敲一下釘子頭就直接掉下來,用保麗龍膠和透氣膠帶補上以免扇子分家,繼續使用.....跳舞的扇子不便宜~~~
骨頭已經僵硬,前彎摸不著腳、後仰幾乎彎不下去,核心肌群之類的東西已經完全抓不到,大腿肌肉也不見了,年輕時自豪的腰背肌肉也完全消失,腳背的平衡已經幾乎抓不到,一切都要重頭開始,每次暖身都聽到足足半個小時筋骨輕微的逼逼撥撥的聲音
長尾跟披肩裙居然還沒發霉,也沒有變色,只能說大概八年間都封在箱子裡,氧化程度比較輕? 但我現在還沒有勇氣拿起它們。
曾經擅長的轉扇以經忘得差不多,響板也哩哩啦啦,但我現在平常已經沒有從前【從捷運走回家的時光】去練這兩個手上功夫,每天晚上只想好好睡一覺,也不太可能在晚上練習,大概只能象徵性的一周拿出來在上課前暖身時間順便暖一暖。

可以在冷颼颼的新竹運動兩個小時到全身汗,把衣服全部換下來可以擰出一桶水,是很懷念的感覺,想起以前三不五時就一天上課四個小時,現在一周有兩個小時可以自己跑出去上課就覺得很神奇,阿寶阿笛一直問我能不能帶他們去上課教室看媽媽,大概覺得媽媽也要上課的感覺很新鮮吧?

其實我也很想繼續練我的二胡,但人的時間著實有限,只能在各種選擇中取捨,現在看起來,把握有限的時間運動對我來說比起練樂器重要。

 

沒錯我沒甚麼高深的flamenco素養,但我知道這個真的很抒壓..........在一陣乒乒乓乓的踩踏中發洩,有益身心健康!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阿熊+阿喵+親愛的寶貝們

小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