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YMERA_20170602_111948.jpg

這個故事真的是超寫實的......
孩子的世界其實是這樣,有時候敘述的事情跟大人想的常常不太一樣
但是太過急迫的大人往往把事情弄得嚴重
教育當然是需要的
.......但是教育的方法是不是也要思考一下? 每個孩子其實不太一樣,需要的教育方式也不一樣,但我想,孩子的意見其實也是意見,有時候,該聽聽孩子怎麼想。

我帶孩子去上體能課,下課時因為阿笛和同班的哥哥姐姐意見不合,哥哥姐姐想要把海綿墊留著玩(他們正在玩),阿笛想要把海綿墊收回去,結果一個哥哥一時情緒反應就推了阿笛一下,阿笛的頭撞在牆壁上(還好沒有跌下來),大哭。
這個哥哥可能時常被告狀,他的媽媽非常緊張,立馬帶孩子去跟阿笛道歉,還要孩子跟我道歉,這個小哥哥其實是很天真善良的孩子,只是出手太快不受控制。
媽媽念一句,叫孩子跟著念「對不起,我不應該打你」「我推了你的兒子,對不起」
阿笛還在哭,而且很害怕。
我覺得有荒謬的感覺,我知道他不是不小心撞到阿笛,這時候不是應該先處理兩個孩子的情緒、再處理原因做機會教育、最後才是道歉嗎? 
........但是我想,大家的教育方針是不一樣的,孩子的特質也是不一樣的,我的想法可能不適合這個孩子也說不定。

在混亂的現場,我的神思有點飄離,心裡想的是:沒錯情緒控制不佳動手打人是有錯,但是阿笛自己多少也要負一點責任,不是嗎? 
當孩子指責其它的孩子弄他的時候,有時候也要看看自己是不是做了挑釁的動作,孩子們都很厲害,很會避重就輕、為自己找藉口,家長還是要先停看聽。
我很想跟哥哥說你不要緊張,下次跟別人難以溝通、生氣的時候,記得要先閉上眼睛,深呼吸,先離開現場想別的辦法,就像同班的小姐姐一樣,阿笛也應該跟哥哥道歉,因為他沒有好好跟哥哥溝通就任意搬動別人在玩的東西。
但是我才說「我覺得你不需要跟我道歉....」緊張的媽媽已經快速帶走了孩子,也許因為孩子後面還有其它的行程吧?! 但是這麼一來,孩子們難以現場學到教訓,他們彼此都陷在情緒裡,我只能回家再跟阿笛單獨討論這個事情.....
比較記仇的阿笛我有跟他好好分析了狀況、告訴他以後玩耍的時候要注意環境、注意安全、也要注意不是甚麼事情都是自己覺得想要就能做、要考慮別人是不是有其它的需要,也告訴他他欠哥哥姐姐一個道歉,但他還是停課了三周,前後花了六周才敢重新跟小哥哥玩(當然,還是偶爾會忘記媽媽提醒的該注意的事情),孩子的情緒過得還比較快,大人可能就要更久。

有時候我會想,會不會是我自己教養的方式太鬆散,所以我家的孩子總是會有一大堆的藉口做搗蛋的事情,但是認真思考,又覺得很難接受孩子說一句做一句、像機器人一樣沒有自己想法的這樣長大......而且,據說我真的已經很兇了。台灣的正規教育現場還是有很多令人難以滿意的部分,但完全讓我滿意的教育環境也許是根本不存在........就算我自己教,我自己都會不滿意,最後孩子畢竟還是得要回到社會,瑟谷學校寫得很好,但是也許也是因為那些不適合的孩子會直接離開(或者被「教務會議」判決退學......雖然很少見)也說不定,教養和教育並不是這麼單純的事情...........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阿熊+阿喵+親愛的寶貝們

小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