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記得小時候從來沒有特別想要表演甚麼,總是害羞想要躲起來,最後是媽媽強力把我弄上台,讓我習慣在人前講話表演,上台前還會緊張到肚子痛、作噩夢之類........
........但是怎麼我的這兩個孩子一點都不像我,只要聽到可以上台表演、去比賽(反正可以上台),就非常開心爭取,如果沒有要表演,就懶洋洋的沒有動力呢?
 
.....是性別差異嗎?
 
一月表演才剛結束不久,但是阿寶練琴的感覺是已經又沒動力,新來的徹爾尼本來頗受阿寶期待,但是當阿寶發現徹爾尼簡直是在整他(整頓他的手.....)之後,瞬間就跟徹爾尼割袍斷席;新加入的貝多芬蠻得阿寶的喜愛,但是這首進度比較慢一些,阿寶有點等不及,總是想要往前進;克萊曼第又老是給一大堆快速音群,對於最近手部控制不佳累積不少壞習慣的阿寶(媽媽也才四周沒看他練琴),雖然還不討厭,但就是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。
  
大提琴呢?
  
到上上周為止,還是OK的,媽媽難得陪了上課(剛好爸爸有空,不用帶著弟弟,所以有辦法陪他上課),終於搞清楚老師請他修哪裡,在家裡兩人三不五時大吵,因為媽媽堅持老師有說這邊要這樣、阿寶堅持說這邊這樣不好.......之後兩周沒有陪練,現在看起來又停滯了。阿寶的個性太過不在意,弓法和指法都常常因為自己方便而擅自更換,至於其他運弓的細節更是有做就好、沒有要求自己,於是曲子就練不到位,拉弦樂器的手和身體的肌肉控制上也許真的需要一點天賦,阿寶身體的發展狀況雖然有進展,但是對身體素質要求比較高的大提琴來說,看來還是慢半拍........對照之前一開始學大提琴的時候的想法 阿寶的大提琴課-準備篇 現在看起來我當初還是想得太簡單,絃樂對於阿寶來說確實還是比鋼琴困難 (雖然鋼琴對他也沒有很簡單,身體素質跟不上也是很辛苦)。
 
相對來說,對阿笛而言,小提琴大概比鋼琴簡單一些,對於夾琴完全沒有牴觸的阿笛這方面真的是比媽媽好一萬倍(媽媽很難忍受夾琴這件事,阿笛則是有事沒事就夾著,一點都不想用手......),他自己也會想要努力把聲音拉好聽。
幼兒園老師給了阿笛在學校表演的機會,他開心得很,每天都自己記得要練表演的曲子,九月到現在也已經差不多五個月,雖然回家還是常常懶得練琴,但是真的開始練的時候,確實可以一口氣把要練的東西好好練完,只是最近開始正式拿弓,出現了弓外翻的壞習慣,站姿因為原先就有駝背的問題,所以調整需要時間,這方面慢慢有進展了,最近平常的站姿也變好了,算是學小提琴的附加價值,媽媽覺得這個附加成果非常重要
  
.......感覺小提琴這條路還遙遠漫長,對於資質沒有非常好的阿笛來說,大概還有很多關卡障礙,但孩子確實有明顯的在進步,總之是件好事。
  
兩個孩子練琴的時候,媽媽的撒手鐧就是:
(1) 你不想照著老師教的練,那我們就不要學了,沒關係,這樣我也可以省錢,你自己在家裡隨便彈/拉著玩就好。
(2) 媽媽現在要去忙,請自己好好練,如果都有專心練好,等一下我忙完你已經練完,那我就不特別檢查;如果拖拖拉拉等一下還沒練完,我就要盯著你練;如果練的時候隨隨便便,讓我氣到受不了......我會衝過來好好處理你的事情,請自己想清楚。
 
我也當過孩子,我也聽過認真的同學怎麼練琴、不認真的同學怎麼練琴,有時候有的東西需要時間去改善,急也急不來,但有沒有盡到目前應該有的努力程度,還是有辦法分辨的,容易進步的孩子耳朵要挑剔,如果得過且過,聲音就難以進步,這不只是練琴,這是一種人生態度。
 
P.S.
幾十年前,如果小朋友愛表演,就會被同學說是「愛現」,但長大一點之後,這些說人家愛現的孩子,就開始被半強迫上台發表,練習台風、還有在公共場合講話的能力,一直到現在,這些人成為父母之後,我想應該也沒有人會教自己的孩子拒絕表演的機會,每一次公開表演,對孩子來說都是一個很棒的學習的機會,我也很開心這兩孩子有這樣的表演慾望。我自己覺得台灣人的某些習性很怪,比如說過分的謙遜、過分的在意鄰里關係、對於群性非常的強調.....沒錯,人總是要在群體中生活,很多工作需要合群,謙遜也是美德,但是其實這個世界很大,很多地方不講究這些,一樣可以過得很好,很多工作其實一個人做,比起一群人做更有效率。我們生活在這裡,現在也要入境隨俗(說得好像自己不是台灣人 ),但我也希望有一天,孩子可以走去更寬廣的世界,不需要被侷限在小小的台灣裡面,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傳統社會文化把自己困住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雅 的頭像
小雅

阿熊+阿喵+親愛的寶貝們

小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